“院长招录儿子”的警示:有种腐败叫“集体决定”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0-08-14  浏览次数: 25

  

[ 原创 2010-08-11 14:27:43] 作者:一川清流

 

广东东源县委宣传部10日告知新华社记者,东源县委、县政府对“县法院院长招录儿子”事件作出处理意见,责成县法院党组对违规招录行为进行深刻检讨并予以纠正,目前正在按程序辞退徐行。(20100810新华网)

徐行何人?乃东源县原法院院长(现任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徐周定的低智儿子。20096月,在时任东源县法院院长徐周定这位“院长父亲”主持的党组会议上,经过“集体研究”,院党组7名成员“一致同意”录用“院长儿子”徐行为法院合同制工勤人员。而在招录徐行的那份《东源县劳动合同》中,作为甲方(县法院)的法定代表人徐周定,与作为乙方的儿子徐行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合同。这个岗位虽不是公务员,但有人事部门的正式编制,由财政统发工资,又加上是无固定期限合同,所以是名副其实的“铁饭碗”。

由此,笔者看到的则是十分尴尬而又令人恐怖的一幕:作为地方一级人民法院,仿佛不再具有人民大众的公共属性,而是完全被徐周定这些院长的化身所绑架!明明是一起严重违反规定的“招录事件”,可是却被“集体研究”这块遮羞布所掩盖。直到这起明目张胆的“就业腐败”案件被曝光之后,该法院竟然还言之凿凿地发表所谓的“声明”说:“这是党组集体决定”!笔者真的不敢想像,这个法院究竟做出了多少违反规定甚至是滥用职权、草荐人命的“集体决定”?!

无独有偶,据公开报道的消息说,徐周定在东源县法院院长任上,他的儿子徐行,并不是被其利用职权安排在法院工作的第一个家庭成员。据悉,徐周定一家四口都在法院工作,其妻是该法院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是不是与徐周定利用职权特殊安排有关不得而知,但在徐周定安排其儿子进法院前,先安排了儿媳廖静进法院打印室。当地人称,廖静原是徐家的保姆。

被安排在法院工作的徐行能够胜任什么工作?东源县法院内部人士表示:徐行确实和常人不一样,比如冬天时,他会躺在法院大门口的台阶上睡觉。此外,徐行上班时基本无事可做,不是在后院打篮球,就是到处瞎逛。记者在徐行“工作”的档案室采访时发现,这是法院保管案件文书的机要重地,法院只有吴俭祥一名档案员,徐行给吴俭祥当“助手”。吴俭祥说:“档案室负责全院的入档、查档、调档及发放法律文书等工作,是法院接触群众最多的地方之一。徐行平日不怎么说话,说起话来也是东一句西一句,很多工作不敢给他做。我让他拿案卷,拿多了也不干。”

就是这么一个智商的儿子,怎么被其院长老子冠冕堂皇地安排在掌管着芸芸众生生死命运的人民法院滥竽充数?为此,东源县委和东源县法院近日都公开声明,安排徐行进法院除了是“法院党组的集体决定”之外,还由于徐周定有“特殊困难”使然。此时,徐周定忽然变成了“弱势群体”,属于“生活困难”一族了。

果真如此?撇开徐行这个终日无所事事而每月至少照领1540元“工资”(当地农民年人均纯收入刚刚跨过5000元)不误这个现实不谈,我们不妨看看这位法院院长的豪宅再说。记者探访的结果表明,徐周定在位于河源市区华昌东二巷75号的豪宅,是一栋3层楼的联排别墅,占地面积约150平方米,高3层,是一栋建筑面积达450平方米的豪华大宅,而且在这栋高三层的楼房外墙上,还挂着9台空调外机。知情人称,该楼是徐周定在其院长任期内修好的,刚搬进去一年。对此,爆料者也替这位“困难院长”算了一笔账:此别墅此地段的房价约为6000元每平方米,宅内装修豪华,“估算价值绝不低于300万元”。“徐周定妻子是当地一名普通公务员,他们俩工资加起来每月也就六七千元,就算不吃不喝10年也才70万元,哪能买得起这样的豪宅?”

由此可见,无论是“院长父亲”,还是“院长儿子”,他们都切身感受到了“组织的温暖”和“集体的关怀”,在目前一些所谓的“组织”和“集体”看来,他们都是比那些整日苦于找不到工作而四处游荡的“蚁族”还要“困难”得多的“弱势群体”,更需要优先得到“组织”的关心和“集体”的帮助。所以,“院长老子”招录“院长儿子”,尽管县委县政府承认“违反规定”,那也是“权为民所有,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具体体现,更是“集体决定”的结果。如此乱象,实在令人忍俊不禁,堪称又一出现代版官员权力自肥官场现形记。

“法院院长招录儿子”事件经新华社曝光后,东源县委、县政府10日形成了《关于“县法院院长招录儿子事件”的处理意见》。(20100810 17:44:57新华网)可是更令笔者纳闷的是,在这个公众期待的《处理意见》中,被处理的主体,并不是这个案件的始作俑者,而是“法院党组”;最后被责成“深刻检讨”的,也不是一手策划这个案件,且传有诸多腐败线索的原法院院长徐周定,还是“法院党组”!而徐周定等待的,不过是对“徐周定同志进行批评教育”的建议罢了。看来,“集体决定”才是各种腐败最大最安全的“保护伞”,一切腐败交易,完全可以在“集体决定”这个堂而皇之的名义下公开进行而最终来个金蝉脱壳、不被追究,不能不说这是我国民主法制建设的悲哀,也是党和国家反腐倡廉工作面临的一项极为艰难的长期任务。

 

相关新闻链接:

 广东东源法院院长招录其子追踪:"困难院长"豪宅曝光

广东东源县法院接受监督 纠正违规招录辞退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