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献世博的忠诚卫士——记武警上海市总队参谋张少锋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0-08-30  浏览次数:

 

                                                    记者 赵 波 特约记者 舒春平 闫志嵘
                                              2010年08月27日13:59   来源:《解放军报》

张少锋(中)在世博园区研究勤务设置。赵鹏飞摄



  担负世博执勤任务400多天,他恪尽职守,几乎未休过节假日。

  为高质量完成执勤任务,他三次累倒在岗位上,最终因急性呼吸器官衰竭,生命垂危,被送进急救室。

  武警上海市总队司令部作训处参谋张少锋,用一腔青春热血,唱响了一首感人至深的忠诚卫士之歌。

  “我是一名警官,就该把心脏最后一跳留在岗位上”

  个头一米八,11分钟能跑完3000米,体壮如牛的张少锋,是累垮的。

  世博会临近的那段时间,是张少锋最为忙碌的日子。

  那时,他一边抓即将担负世博执勤任务的新兵训练,一边编写世博执勤教材和制作教学录像片,几项工作齐头并进,每天工作近二十个小时,有时一连七八天没有脱过衣服上床睡觉。战友们发现张少锋眼圈渐渐发青,身体也明显消瘦,还常常伴随着咳嗽。殊不知,病魔此时已埋下了祸根。

  今年4月19日,张少锋的身体开始出现不祥之兆。那天,按照上级安排,张少锋带领训练示范小组,为执勤官兵实施武装巡逻现场观摩演练。当晚,张少锋拖着疲惫的身躯像往常一样回到办公室继续加班,刚打开电脑,他就觉得周身发冷,四肢乏力,只好早点回家休息。妻子给他加盖了一床被子,他还是感到冷。到了后半夜,他感到更加难受,一量体温,妻子惊出一身冷汗:39.4℃。

  在妻子的督促下,张少锋来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重度肺部感染”,急需住院治疗。“我不能住院!许多工作还没干完。”张少锋急着对护士说。“你不住院,我给参谋长打电话!”妻子情急之下,说出了不想说的话。

  虽然住进了医院,可躺在病床上的张少锋想到尚待调整的训练方案和训练教材,心急如焚。他托人把电脑、资料搬进病房,边治疗边工作。

  4月28日,世博会开幕在即。张少锋在医院再也待不下去了。医生告诉他:“你这种病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必须全休!”张少锋拍着胸脯笑着说:“我是一名警官,就该把心脏最后一跳留在岗位上。”说着,他把写着“如出意外,后果自负”字样的纸条留给了医院,背着一大包药,直奔世博园区一线。

  5月5日,连续的加班加点,使尚未痊愈的张少锋病情加重,难以支撑,被强行送进医院救治。总队领导知道后一边嘱咐医务人员全力救治,一边强令他把手头的工作移交给其他同志。

  张少锋实在躺不住。病情稍有好转,他又软磨硬泡要求出院。其实,他不知道,因为严重体力透支,他的病情已经向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

  张少锋又回到世博园区勤务现场。两天以后,张少锋因体力透支,引发双肺严重感染、肺部积水、器官衰竭等综合症,病魔终于将他彻底击倒,生命垂危……

  “我是一名警官,干工作就该像打仗一样来不得半点马虎”

  “勤快、扎实、细致、认真,再繁杂的事交给他,都会让你放心!”这是总队训练处处长许南昌对张少锋的由衷评价。

  张少锋的严谨、认真是出了名的。曾与张少锋共同担负教案撰写任务的马克荣参谋,向记者讲了这样一件事。世博执勤专项训练在全总队正式开展前,他们在无任何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开始撰写教案。一次,张少锋将一份《城市武装巡逻执勤动作教材》呈给分管领导审阅时,领导提了一个问题:“武装巡逻时,犯罪嫌疑人进入人员密集的商场怎么办?”张少锋一时未能圆满地回答。回去后,他一连20余天,跟随城市武装巡逻分队日夜巡逻,重新写出专题处置方案,得到上级肯定。

  2009年11月,武警部队赋予上海市总队担负世博执勤规范课目演示。演示训练启动后的半个多月里,负责此项任务的张少锋吃住在部队,边指导官兵训练,边反复调整动作,规范标准,在所有演示课目内容、动作定型后,张少锋与同事们根据执勤实地情况,在总队、武警部队两级调整修改6次的基础上,又建议修改调整了8次。

  今年1月24日,正式演示如期举行。演示结束后,现场观摩的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和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等领导同志,对演示给予高度评价。

  世博会开幕时间一天天临近,还有哪些地段被疏忽?张少锋坐在电脑前绘制方案图,对上海市18个区县、2个机场、1000多个金融网点进行排查。有些地方周边环境吃不准,他就利用中午休息时间,现场勘察,把勘察结果逐一在图纸上标明。最后,为了不影响市民休息,他和其他同志带领巡逻组,每天凌晨开始对200多个重点目标,进行定人定位。每天回家时,他都感到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格外沉重,连上楼梯的力气都没有。

  有人问张少锋,为什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累,完成任务不就行了吗?他笑而不语。在他工作日志的扉页上,写有这么一句话:“我是一名警官,干工作就该像打仗一样来不得半点马虎!”

  “我是一名警官,奉献是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5月21日下午,被战友送到医院的时候,张少锋已经是白蛋白急剧下降、血氧饱和度降低……种种生命体征告急,各项指标传递同一个信息:随时有生命危险。

  在通往急救室的通道里,呼吸极度困难的张少锋扯着医生的衣襟,断断续续叮嘱:“不要告诉我老婆,她怀孕了,别让领导知道,他们现在都忙。”

  张少锋的爱人陈晓雨也是一名警官,他们虽同在一个机关工作,可由于工作忙,妻子怀孕一个月了,张少锋也没有陪她去医院检查过一次。家里漏水、洗衣机坏了,都要怀有身孕的妻子亲自动手或找人维修。为这事,亲朋好友打电话责怪张少锋不关心妻子。他总是淡淡一笑:“我是一名警官,奉献是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自古忠孝难两全。在工作上,张少锋可谓优秀。可在生活中,作为儿子、丈夫,他却难言称职,留下了许多遗憾。

  2009年9月,张少锋父母在老家发生车祸,父亲脑震荡,母亲腰椎骨裂。已经三年没有休过探亲假的张少锋,知道这一消息后,心急如焚。他想了想眼前的工作,对妻子说:“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本应回去处理。但现在世博执勤集训这么忙,而且教学保障从头到尾都是我负责,我一走就断档了。”陈晓雨知道丈夫的意思,二话没说带着钱,自己坐车回了一趟婆家看望住院的老人,代表丈夫尽了一份孝心。

  张少锋为世博会累倒的消息不胫而走,令上海市民为之感动。上海疾病控制中心的专家赶来了,中山医院的教授也赶来了。在对张少锋病情会诊后,中国著名胸科专家钮善福感慨地说:“我从医50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发展这么快的病例,他的病是极度劳累拖出来的。小伙子忍耐力惊人,尽管抢救生还的可能性只有1%,但我们也要全力抢救这名英雄!”经过持续72小时的奋力抢救,张少锋终于有了生命迹象。3天后,张少锋醒来睁开眼说的第一句话是:“昨晚这一觉,睡得真香啊!”医护人员含泪告诉他:“你这一觉,不是一个晚上,而是整整3天3夜!”

  张少锋的第二句话是:“我的手机呢?快把手机给我,我要了解部队勤务情况。”在场人们闻听此言,无不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