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安康市党员干部在抗洪抢险一线奋力“创先争优”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0-07-28  浏览次数: 28

                            2010年07月26日15: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7月14日以来,陕西南部地区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汉江干流发生50年一遇洪水, 26条支流普遍涨水,部分地区突发山洪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失。在受灾严重的安康市,广大共产党员面对特大险情灾情,挺身而出,冲锋在前,铸起保护人民群众的铜墙铁壁,在抗洪抢险一线用生命谱写了“创先争优”的壮丽篇章。

  罗春明:生命之光映亮警徽

  7月18日中午,紫阳县焕古镇派出所指导员罗春明接到乡政府通知:焕古镇大连村四方院子和临近大院子上方出现滑塌预兆,严重威胁到院内14户近50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尽快赶到受灾现场组织群众转移。灾情就是命令。接到通知的罗春明刻不容缓,与另外5名同志一起,火速往现场赶去。从16日开始连降暴雨的紫阳县焕古镇,此时已是公路坍塌,通讯、电力中断,民房倒塌,泥石流等险情频现。到达现场后,罗春明同志迅速投入到紧张的救援中。在和其他救援同志一起安全转移40余名群众后,院落上方泥石掉落,滑塌险情十分危急。当听说院内还有12名群众未安全撤离,罗春明同志再次奋不顾身冲进屋内。正在这时,山体发生大范围垮塌,在院子上方,暴雨形成的水流裹挟着泥土和石块,形成宽约50米、高约100米的泥石流,顺着狭窄的山沟铺天盖地轰然而下,瞬间冲毁3户房屋,院子中正在组织群众转移的罗春明被泥石流无情吞没,至今不见踪影。

  冉本义:用生命践行入党誓词

  7月16日至18日,紫阳县焕古镇遭受50年来不遇特大汛情。连日暴雨,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焕古镇政府全体党员干部纷纷奔赴抗洪抢险一线,组织群众转移,努力减少灾害损失。16日,镇文化站干部冉本义赶到联组包户的大连村二组,逐户进行巡查走访,详细查看灾情,做好转移准备。7月18日早晨,倾盆大雨伴随着山洪的咆哮,仿佛要将整个大地吞没。冉本义守在灾情严重的危险区域,抓紧组织群众撤离。下午4时许,冉本义在巡查中,发现四方院子和临近大院子上方出现滑塌预兆,周边14户50余人时刻有生命财产危险。冉本义即刻投入紧张的抢险工作,和前来增援的其他同志分别到群众家中组织人员转移。就在转移了近40名群众时,院子后方的山体发生大范围垮塌,巨大的泥石流奔涌而下,冉本义同志不幸被泥石流无情淹没。

  温光旭:奉献的青春在抢捡第一线实现永恒

  7月17日,暴雨侵袭的岚皋县铁炉乡出现严重灾情。26岁的乡干部温光旭接到乡政府抗洪抢险通知后,迅速赶回乡政府,根据安排与同事龚太华一起,奔赴四五里外的新风村协助村干部抗洪抢险。18日,雨一直在下,还没到晚上,天幕已乌沉沉地黑下来,一场更大的雨就要来临。温光旭和龚太华急忙加入到转移群众的行列中,与村主任一起逐户排查。因为居住分散,道路泥泞,为尽快组织群众转移,温光旭他们大声呼喊,从一组喊到二组,有序疏导群众。当他们来到地处偏远的二组柴云乾夫妇门前时,老柴夫妇还在用锄头疏通屋檐后的排水沟。村主任跑过去抢过锄头,让温光旭和龚太华赶紧带着老柴夫妇撤离。正在此时,房屋后一股泥石流轰然泄下,陈永才和老柴夫妇被泥石流淹没,温光旭和龚太华被接踵而至的石头击中。

  焦急的村民等不到三位干部,就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老柴家,在房屋坍塌的现场,他们看到刚才还跑前跑后、精神百倍的两位乡干部,现在却陷在淤泥中,满脸鲜血,人事不省,村主任和老柴夫妇已不见踪影。村民们把两名乡干部扒出来,简单清洗后,用树棍绑成担架,一边派人给乡政府报信,一边把人紧急送往医院。天彻底地黑下来,所有的通讯和电路中断,道路桥梁毁坏,到处一片漆黑。一行人艰难跋涉两个多小时,等赶到村文书赖紫兰家时,已是晚上11点多。看到两位年轻人流血过多,脸色苍白,村民们担心路上颠簸会加速出血,加重伤情,决定就地休息,并联系先遣人员速请乡卫生院医生。然而,重伤中的温光旭没有等到这一刻,于7月19日凌晨一点停止了呼吸,26岁的青春在岚皋县铁炉乡抗洪抢险一线实现永恒。

  陈永才:指挥到生命最后一刻

  7月17日晚,岚皋县新风村持续暴雨,村主任陈永才焦虑不安。晚上8点多,陈永才发现沟河里的洪水已翻过河堤,立即向乡上报告了险情,并通知其他村干部分头组织村民做好撤离准备。做完这些,陈永才又带领村组干部挨家挨户喊话,查看有无被困群众,以便及时解救。陆续转移完100多名妇女儿童,已是18日下午。4点左右,到二组查看灾情的陈永才会同乡干部温光旭、龚太华在组织村民转移途中,听到有人高喊:“二组曾家田坝柴家屋后有滑坡,已出现多处裂缝,十分危险。”灾情紧急,三个人直奔偏远户柴云乾家。看到柴云乾夫妇还在用锄头清除屋檐后的排水沟,陈永才跑过去,一把夺过锄头,对着柴云乾夫妇大喊:“不要命了,还不快走!”催促温光旭和龚太华带领老柴夫妇赶紧撤离。正在此时,房屋后的泥石流奔泄而下,陈永才和老柴夫妇倾刻间被泥石流掩没,两位乡干部也被随即落下的石头击中。那声大喊成了陈永才最后的声音。陈永才同志失踪后,乡亲们发疯一样地沿沟河和库区搜寻,截止7月26日,仍然音信全无。

  杨宗兴:生命永远定格为奔跑的姿势

  7月17日凌晨,汉滨区谭坝乡鸭蛋河村党支部书记杨宗兴听着屋外越来越大的雨声,捱到4点,用座机安排好村干部分头查灾抢险等事宜后,一头冲进雨雾之中实地查看灾情。鸭蛋河村位于秦岭南部、安康北山的高山地区,全村虽只212户、751人,却分布在12平方公里的三沟四梁八面坡上,山大人稀,居住分散,查灾异常艰难。中午1点,杨宗兴与村主任、村文书在约定地点会合,弄清全村基本灾情。在向乡政府报告后,他又开始逐户走访。 这天下午,他一人走访了40多户,查看了20余处田地、道路滑塌处,晚上11点才赶回家。

  当日晚,一夜大雨让杨宗兴坐卧不安:村里70%的中青年劳力都外出打工,抗洪抢险任务异常艰巨。18日凌晨4点半,杨宗兴走出房门时,听到了房后掉石块的声音,他来不及细看,加速赶往房屋不安全、家中缺劳力的户中。连天大雨,大小道路中断,河沟浪涛汹涌,裹挟着泥石,行走不便,呼喊困难。杨宗兴只好按照自己心中的“民情地图”组织人力将最需要转移的村民安置到安全地带。中午11点,他刚把70多岁的智障五保老人李支禄从危房中背到对面坡上,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滑塌体连同老李头的房子被冲进了沟道。当天,他和村组干部共将21家危房户安全转移。等跑完最后一户,已是深夜,杨宗兴松了一口气:全村截止目前没有一人伤亡。为尽快向乡政府反馈情况,了解村上更多的信息,手机已经没电的杨宗兴决定到回家打座机。当他拖着一天没吃饭的疲惫身体跨进家门,他没有意识到,因为房檐后方垮塌、屋内积水,巨大的危险正向他袭来。刚打完一个电话,轰隆一声,屋后的泥石流冲了下来,杨宗兴被瞬间吞没……

  闻讯赶来的200多本村群众和邻村村民用工具和双手掏了一夜。19日上午8点10分,村民们终于在一米多深的泥浆中把杨宗兴的尸体找到了。被四块过百公斤重的大石头压着的他,保持着奔跑的姿式:左腿和左手奋力向前,双拳紧紧地握着!(贺富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