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钱于我,无异于一颗颗定时炸弹”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5-10-17  浏览次数:

2015年10月17日10:56 来源:《检察日报》

对话人:尚爱民



    原任职务:河南省许昌市建设委员会副主任

    触犯罪名:受贿罪

    判决结果:2009年5月,尚爱民被许昌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犯罪事实:1998年至2007年11月,尚爱民在许昌市国土资源局和许昌市建设委员会工作期间,在安排土地整理项目、办理建设用地手续、办理违法占地补办手续等方面,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提供帮助,收受“好处费”411万余元。

    “我现在年龄大了,精力一般,即使有一天能走出监狱,那个时候也难以作出一点对社会有意义的贡献。现在想想,利用接受采访的时机,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了解我犯罪的深刻教训,多少会收到一点社会教育效果,也算是赎了一份罪过。”

    说这番话的是河南省许昌市建设委员会原副主任尚爱民,现在河南省第一监狱服刑。在警官谈话室,笔者见到了尚爱民。

    刚入狱时压力很大

    笔者:你从去年7月入狱到现在,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你的心态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尚爱民:我从一名国家工作人员沦落为一名阶下囚,是自食恶果,惨痛的教训让我痛心疾首。刚入狱的时候,压力确实很大。我现在50岁,即使能够减刑,出狱的时候也已经年过花甲了。不过,我现在已经完全想开了,不再因为刑期长的问题而胡思乱想了。过去的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就像翻书一样,已经翻过去那一页了。我目前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过好今天,迎接明天,脚踏实地过好每一天。

    笔者:以前别人都叫你“尚主任”,而在监狱里大家都要直呼名字。当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时,你是什么样的感受?

    尚爱民:我参加工作以后,很少有人称呼我的名字,在单位的时候,大家都是叫我“尚主任”。但监规狱纪中规定,服刑人员之间必须直呼其名,刚入狱的时候我还真有些不习惯,现在也就无所谓了。再说你已经是个阶下囚了,如果别人还叫你“主任”,讽刺的意味不是更大吗?

    我们监区所在的这栋大楼正好对着监狱的大门,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刑满释放的人从大门里走出去。看着他们匆匆离去的背影,我就会没来由地心慌起来,有一种被刺痛的感觉。就像去赶火车一样,别人的火车已经来了,而我的火车却晚点了,而且还有可能遥遥无期。

    受贿的钱就是定时炸弹笔者:你是因为受贿数百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这么多钱你在外面时是如何处理或花销的?

    尚爱民:受贿的那些钱,我一分也没花,全部存到了银行里。我曾扪心自问,金钱对一个人来说,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去,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其实,这些钱对我来说,无异于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可是,我存在着侥幸心理,企图蒙混过关,最终这该来的还是来了。

    笔者:回顾反思你的人生经历,教训是什么?

    尚爱民:当锃亮的手铐铐住我的手腕时,我的心痛苦地痉挛着。曾经自豪的党员、领导干部,而今却成为邪恶中的一员。剃光了头,穿上了囚服,面对起高墙电网。

    正视现实,我百感交集,也真正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以往粗茶淡饭,心里感到很踏实;现在吃穿不愁,心里反觉得空落落的。我认为正是由于自己精神空虚,意志薄弱,小农思想作祟,才使我最终滑向了犯罪的深渊。

    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看着周围不少人住着洋房,坐着轿车,出入于高档场所。对比自己的普通生活,我的人生观开始了动摇,原本兢兢业业工作、堂堂正正做人的人生哲学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享乐主义、金钱至上被奉为自己人生幸福的终极信条。

    笔者:思想上的防线一旦决口,就会一泻千里,防不胜防。

    尚爱民:是的。面对抱有特别用意刻意接近自己的人,我不能加以区别,提高警惕,反而认为是知己,对他们的要求尽量想办法满足,对他们的给予也乐于接受,完全把领导和家人的劝告不当回事。

    笔者:据了解,2007年你的前任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刑十四年。时隔两年之后,作为他的继任者,你也进了监狱。为什么没有吸取前任的教训?

    尚爱民:没有吸取前车之鉴,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比如监督机制上还需要完善,但最重要的还是我个人放松了学习,忽视了思想上的改造,导致私欲的恶性膨胀。

    在职的时候,单位也曾经组织我们参加过警示教育。可是,我当时的心思都没有在这上面,根本就没听进去。觉得去参加那样的会是完成一项政治任务,按时到场就行了。我如果当时能好好接受别人的教训,引起思想上的震动,引以为戒,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了。

    愿人们能从我的教训中得到启迪,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善待自己的亲人,用好手中的权力,珍惜自己的工作岗位,以我为戒。

    希望能为家人做顿可口的饭菜

    笔者:面对过去的阴影,勇敢转身的背后就是阳光。你对自己今后的改造生活有何期待?

    尚爱民:说句实话,在监狱里能让人高兴的事情太少了。由于我年岁大,刑期长,期待自己一直平安就可以了。当然啦,改造中要服从管理,认真完成改造任务,早日重获新生是我们每个服刑人员的愿望。最近,我报名参加了监狱开办的烹饪班,我出去以后已经没有了再就业的可能,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能为家人做些可口的饭菜,如此而已。

    笔者:因为你的犯罪,你的家人都受到了哪些影响?他们现在对你怎么看?

    尚爱民:一个人犯罪,身陷囹圄,是让周围人所不齿的事情。我对不起家人,因为我的问题,我的家人终日以泪洗面,他们不但要承受思念亲人的痛苦,还要面对社会的压力,他们在人前矮三分,因为他们有我这个大墙内的亲人……我真是希望家人能够选择遗忘,忘记监狱里还有这么一个我。

    我现在深陷高墙,无缘享受天伦之乐,更不能尽到一个儿子、丈夫、父亲的责任,我的父母、妻儿却仍在含泪翘首企盼那总也不至的归期……(王新春)